存粮处

【苏靖】佞臣养成录(上)

我敬你们是双汉子:

*高考作文活动,四川卷。好难写啊啊啊啊!






蔺晨刚大摇大摆地走到正乾殿门前,还没让人通传,就被殿门口的列战英给拦下了。


列战英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蔺阁主,陛下最近龙心不悦,您进去可千万别提苏先生。”


蔺晨一愣:“怎么的?陛下又锤柱子了?”


“……那倒没有。就是爱弓不摸了,佛牙也不撸了。”


“那可能是天气太热,闷的。”


“一边批折子一边骂苏先生。”


“陛下金口玉言——骂什么了?”


“……大猪蹄子。”


“骂得好!”


列战英假装没看见对方笑出褶子的脸,忧愁地补充:“连太后娘娘的榛子酥也不吃了。”


蔺晨肃容道:“看来情况是有点严重。”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当朝太傅、麒麟才子——梅长苏给圣上递了折子,说要辞官。


辞官也就罢了,反正太子萧庭生也年纪不小,但折子上还写了这样一句话:金山银山,不如江左的绿水青山。


这不就是要走的意思?气得梁帝陛下眼眶都红了,抿着唇一言不发,最后在殿上拂袖而去。


怕是转身回去掉眼泪了。蔺晨默默地想。梅长苏这个御点猪蹄子居然没有心疼地追上去哄??


列战英叹气,“虽然陛下生气的样子很可怕,但是苏先生这样一声不吭毫不动摇也太无情了。”


“……???”蔺晨忍不住打断他,“列将军,你是诚心觉得……呃,你们陛下生气的样子很可怕?”


列战英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那当然啊,我们陛下是沙场拼杀出来的铁血男儿,光是瞪眼就可以把那些普通书生吓到腿软的好吧。”


“…………”他现在才知道,原来靖王府出来的人自带滤镜这么厚。“你继续。”


“然后……陛下当然不会批,苏先生也不肯服软,双方就僵持至今,已经五天了。”


难怪要召我进宫。蔺晨暗想着,还以为是长苏肾亏,小皇丨帝要给他对症下丨药,没想到居然是因为……


搞什么啊!为什么小两口吵架这种小破事也要找我?!我堂堂琅琊阁少阁主,你们把我当什么了??!


蔺晨一边生气,一边找了梅长苏谈心,两人把酒言愁。




“长苏,说吧,你这次又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梅长苏仰头干了一杯照殿红,开门见山地诉苦:“自从我当了太傅,庭生表现优异的地方就夸是祁王的血统好,庭生进步缓慢的地方就怨我教得不称职……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只有他皇长兄!我当初就不该答应入朝为官……”


“噗——这么听来,是小皇丨帝亏待你了?”蔺晨乐道,“我就说你早该跟我回去,在朝廷上挂个闲职有什么意思,月俸领着,龙床睡着,就舒服得找不着琅琊山了?”


梅长苏瞪了他一眼,“我没睡过龙床。”


“哈?你不是……”


“我没睡过龙床!”梅长苏委屈地捂住了脸。


蔺晨惊得杯子都要掉了。当初大业都还未成的时候,就一口一个景琰别怕,无数次在众人眼皮底下眉目传情,在静妃跟前都能享驸马爷待遇,拿回一颗大珍珠说是定情信物,官方纪王殿下亲口盖章,自己还特地将这只脱单狗撤下了单身限定的琅琊榜单……


原来一切都只是炒作!!


堂堂江左梅郎,江山拿下了,却连个龙床的边儿都摸不到,令人头秃!!!


蔺晨愁得仿佛一夜之间胖了三十斤,这梅长苏要是上不了龙床,明年的琅琊榜岂不是还得把他挂回去??琅琊阁的信誉还要不要了???


想到这里,蔺晨抹了抹脸,语重心长地开口:


“长苏啊。虽然你……三十岁了还没能睡到喜欢的人,但是起码也算是功在千秋,你双亲若是泉下有知,应该也会夸你走好了你们这一代的纯臣路……”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让飞流扔你出去。”


蔺晨拍了拍好友的肩,正经道:“你若不想一辈子当个纯臣,就撸起袖子加油干!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先定下一个小目标,半月内让他萧景琰怀上你的孩子!从此你梅大才子宠冠朝野,名震六宫……我鼎力支持!”


梅长苏斜眼:“先不说男人会不会怀孕……这是要我做个佞臣?”


“你的目标……难道不是??”


“……”


“难怪亲近不了龙体。”


“…………”




此时正在太后宫里哭唧唧吃着雪蛤羹的梁帝陛下,大热天里突然打了个颤。






(未完)

评论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