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粮处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②

君曦又不是兔纸!:


*CP:萧景琰X梅长苏《琅琊榜》
*ABO
帝后设定(琰殊AA→靖苏AO)
*
伪破镜重圆,伪先婚后爱
*
两个人的四角恋
*A
乾元,B中庸,C坤泽
*
梗:一个为了解火寒毒而不得不从乾元(A)变成坤泽(O)的麒麟才子想方设法把自家老公掰“直”的故事


*前文详见: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①

 





>>>






贰、


 


金陵城,皇宫。
晨曦倾入,撒下光华一片。


萧景琰踌躇许久,终究还是将大印盖在了那圣旨之上。
如今形式紧迫,怕是真的要委屈这位琅琊坤泽榜首的江左梅郎了,只是不知他是否愿意同柳贵妃那样,用无限的荣耀来换去这一世独处后宫的凄凉。


 


*


 


……这是什么意思?


甄平拿着那份圣旨再三确认了一遍,按理说凭借着江左盟的势力,宗主的名声,再加上琅琊阁的那句“得之可解陛下之忧”的金句,这皇后之位应该非宗主莫属啊…


…怎么就只是封了个正一品的贤妃?


 


各位…大侠,还劳烦各位邀梅宗主前来接旨…”那前来传旨的小太监从袖子里拿出帕子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就算他是个对信息素不敏感的中庸,面对江左盟这些顶级的乾元也不禁被压得打了个寒颤……真不知这身为坤泽的梅宗主是如何能够面不改色的号令一众豪杰的,果然坤泽榜首,名不虚传。


 


还真是不巧,宗主闲云野鹤惯了,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云游了,这少说三五十天,多则一年半载的才回来一次……不如这圣旨先放在这里,等宗主回来了,定第一时间赶赴金陵”甄平按照之前宗主交代的话一字不漏的讲了出来,又将那圣旨卷了卷,收好,递给了一旁的小童。


 


这…”那小太监颇有些为难,这还是第一次见接见圣旨的并非本人,不遵循礼节来也就算了,现在听这意思还打算抗///旨了?也不能算是抗///旨,只是听这意思要把旨意延后些时日。


 


公可是不放心在下?宗主确实不在,不如公公先把这圣旨收回去,等宗主回来了,再去邀公公前来宣旨?”甄平看那位公公面有难色,正欲从小童手中拿回那卷圣旨。


 


不不不,确实来得不巧,那就请大侠代劳了…”人没见到也就算了,起码圣旨算是收下了,回去也有个交代。更何况来时陛下就千叮咛万嘱咐切莫怠慢了这位梅贤妃,再加上琅琊阁的预言从来都不会错,想必这位梅宗主将来定是个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角色,现在要是得罪了去,到时候怕是随便一句枕边风,自己这脑袋就不知道要离家几回了。那小太监赶紧摇摇头,立即命人将陛下要人带来的赏赐一件不落,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江左盟,又客客气气的嘱咐了几句,才带着一行人回宫复命去了。


 


 


*


 


 


萧景琰听着殿下之人将前因后果讲了一遍,不但没有半分的遗憾和恼怒,反而着实松了一口气,说道,“杜公公此行也辛苦了,下去领赏吧。


 


那位杜公公见陛下没有责罚之意,提着的一口气算是松懈了下来,赶紧跪扑于地,开口谢恩,心念着延迟旨意如此大不敬的事情陛下竟然没有追究,看来这梅贤妃还未入宫就深受陛下宠爱啊,等将来入宫了可要好好伺候着。


 


萧景琰看着杜公公走出殿门的背影,又挥手屏退了身边的侍从,然后从书桌的锦盒里拿出了那枚饱满丰润的大珍珠,带着无穷的眷恋放在手心细细地把玩着…


 


此次迎娶梅长苏之事本来就并非自己所愿,只是前朝多次的的谏言再加上民心所向,帝王也有不得已而为之的时候……可是再怎么受到压迫,这结发之妻的位置无论如何也是要留给小殊的……


 


记得那年梅岭的噩耗传来,萧景琰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的绝境,他开始一遍遍的回忆和林殊的过往,不肯漏过一个细节,每一句话,甚至任何一个表情,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说着要和他一起百年终老的少年在一时之间烟消云散,他们还有那么多的约定没来得及去实现…


 


他不吃不喝,他无法入睡,他甚至觉得乾元失去自己专属的坤泽都不会比自己现在更痛苦了吧…他感觉世界已经没有白昼和黑夜,每时每刻都透露着不可言说的绝望,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到底度过了多少个像暗无天日的时光,直到他遇到了那个和尚…


 


到现在他甚至不确定那个和尚是真的存在,还是他的臆想,他只记得那个和尚说道,“他没死,但他也终究不是他了。


 


他没死!


只要小殊没有死!


他不管小殊是不是还是那个小殊,哪怕是面目全非,哪怕是肢体不全,只要小殊没有死,只要能让他再见小殊一面,只要能够伸手抱住那具温暖的身体,这就够了…如果小殊还愿意,那他就永远是自己的结发之妻。




 萧景琰小心翼翼的将那颗珍珠收好,心念着那个日子也快到了…






 


叁、


 


妙音坊内,蔺晨一边听着小曲,一边吃着粉子蛋,还不忘喋喋不休地数落自己的损友,“诶!你说你办得这叫什么事儿啊!你说你好好地留在江左盟等着萧景琰找人十六抬大轿风风光光地把你接入宫中不好吗?非要拉着我长途跋涉地自己来金陵……你看我这脚上都起泡了,我跟你说啊,等你进了宫,这小飞流得借我玩几天~


 


蔺晨刚说完,只听“嗖——”地一声,一颗小石子飞过,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那碗粉子蛋的碗上,然后碗…裂…了…蔺晨满脸遗憾的看着那碗粉子蛋,然后抬头看见那个少年正伸着舌头对他做鬼脸。


 


梅长苏见状笑得眼睛弯得如月牙一般,说道,“飞流乖,做得好!等下去集市给你买糖葫芦吃。”,说着摸了摸飞流的头,转向蔺晨继续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不知变通的水牛还真的是一根心思,我这要是按部就班的进了宫,那可就真的距离冷宫不远了。听说他虽然按照祖训初一和十五都宿在柳贵妃的延禧宫,但除了隐泽香还要用远香屏将乾元和坤泽的气息隔开分塌而睡…我要是去了,估计也是这待遇。


 


那能有何难?你直接告诉他你是林殊不就好了?反正现在赤焰军一案已经平反了,他萧景琰也做了大梁的九五之尊了,你又是个能够诞下皇子的坤泽…根本没有后顾之忧啊!…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不想世人知道你是林殊,你就只告诉他还不行吗?……他萧景琰要是知道你是林殊怎么可能还用什么隐泽香,远香屏的,早就迫不及待的把你拉到塌上……”还没等蔺晨说完,梅长苏直接砸过去了刚刚喝完的药碗,顺势捂住了飞流的耳朵,飞了一记眼刀——还有小孩子在呢,你瞎说什么啊!


 


蔺晨朝天空翻了一记白眼,心念着,你也知道飞流那个年纪是小孩子,那你倒是说说你跟飞流那个年纪的时候和萧景琰做过什么?什么翻墙头啊,钻营帐啊,出格的事儿做得多了,亏得你当年分化成一个乾元,不然就你俩的腻味样,孩子都生一窝了!


 


梅长苏没理他,叹了口气,说出了心中的顾虑,“可…万一他喜欢林殊,是因为林殊是一个乾元呢?……你也知道分化期信息素和心智都不稳定…


 


蔺晨听到这话,顿时心里一惊,确实是啊!分化期信息素和心智都不稳定,有些乾元或者坤泽会出现喜欢同类的情况,虽然不多见,但是也是有的。而且按照萧景琰那样可以身为一个正值生育期的乾元面对后宫数个散发着甜美信息素的坤泽都不心动…除了生理上不为所动,那就是心理上不为所动了!这么看来我堂堂大梁的皇帝居然喜欢乾元?!


那完了!那我说出那句话岂不是把你推入火坑了!


 


也到未必。反正他也不知道我是林殊,所以我是盘算着用梅长苏的身份旁敲侧击地去了解一下,若是他还喜欢,也不介意我是个坤泽,那我便向他表明身份…


 


那他若真的只喜欢乾元呢?


 


反正他也不知道我就是林殊,既然他也说我是‘没’贤妃,那为了大梁的江山后继有人,我只能坐实这个称号,当个佞臣,把陛下强上了。


 






……




TBC


你们猜多少小红心可以解锁下一章ヽ(・ω・ゞ)




_____




强上也是靖苏,请放心食用❤





评论

热度(542)